1. 罗梓畅:马来西亚的太极明星

      马来西亚明星运动员罗梓畅(Jack Chang Loh)是国际武术领奖台上的常客,他为自己的国家赢得了诸多荣誉。在马来西亚武术国家队的13年里,他代表国家参加世界武术锦标赛、世界太极拳锦标赛、东盟大学生运动会和东南亚运动会,多次夺得太极拳金牌。   罗梓畅曾获得2015-2016年度砂拉越州体育奖(Sarawak State Sports Awards)颁发的最佳男子运动员奖,于2009年和2015年两次获得马来西亚国家体育奖最佳男子运动员奖提名;2011年,他被马来西亚青年和体育部誉为“砂拉越青年和体育偶像”。罗梓畅性格外向、阳光开朗。通过他的影响,大大增加了太极拳在马来西亚的受欢迎程度,尤其吸引了众多年轻运动员迷上太极拳。     当问及他是如何走上武术之路的,罗梓畅说,“小时候我喜欢看武术功夫影片。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武术运动,但是超爱帅气吸睛的踢腿、跳跃和转体动作!我是李小龙、李连杰、成龙和其他武术明星的粉丝。”   他继续说道,“14岁时,有次体验武术训练的机会,那是在位于我的家乡砂拉越州美里的中学,那次体验激发了我对武术的浓厚兴趣。我开始刻苦训练、更深入地研究这项运动。持续的训练使我开始能够代表学校参加武术比赛,接着是代表州参赛,到最后终于可以代表我心爱的国家马来西亚参赛。”     是什么让他在太极拳之路上孜孜以求?罗梓畅回忆说,“实际上是我的教练(张福云老师和翁敦峰老师)建议我去试试太极拳的。最初我是练长拳的。当时,他们指出我呈现出的风格和动作感觉更适合练太极拳,所以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尝试之初,我觉得太极拳动作节奏偏慢,有点无聊,而且磨练基础细节动作需要花很多时间。但是练过一段时间后,我积累了不少经验,对掌握动作、克服困难更有信心了。就这样,我逐渐开始爱上了太极拳。”     罗梓畅首次太极拳比赛是在2006年上海邀请赛期间。“那时,”他回忆说,“我仍然是太极拳新手,自己特别紧张,双腿控制不住得颤抖。”但就在几年后,罗梓畅信心满满地站上了领奖台。2008年在中国澳门举行的第7届亚洲武术锦标赛上,他一举夺得男子太极拳银牌,一年后在加拿大多伦多举行的第10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上,他又获得男子太极剑银牌和男子太极拳铜牌。2009年,他参加在老挝举办的第25届东南亚运动会,获得了男子太极剑和太极拳全能金牌。     “最难忘的比赛经历发生在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期间”,罗梓畅说道,“比赛前一天,我食物中毒了,所以身心都很挣扎,努力让自己为难得的比赛机会做好准备。最终,我并没能特别完美地发挥,但让我高兴的是,自己还算是呈现了比较好的水平!”他继续说道,“我觉得最有意义的比赛经历是在2017年吉隆坡东南亚运动会期间。在那里,因为自己的表现,升起了”辉煌条纹”(Jalur Gemilang,马来西亚国旗),和很多支持者一起在领奖台上唱起《我的祖国》(Negaraku,马来西亚国歌)。那真是终身难忘的自豪时刻!”     当问及他在习武之路上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时,他回答说:“最大的挑战可能是跟伤病作斗争吧!武术套路中有难度规则,在训练时追求极致,或多或少会受伤。虽然康复治愈问题比较棘手,但是在教练、管理层、队友和技术人员的支持下,你会发现实际上并没那么难。”   太极拳在马来西亚受众很广,罗梓畅成为世界冠军后,成为激发年轻运动员争相练武的榜样。罗梓畅说:“听很多年轻运动员告诉我,他们在看到我的比赛后开始习练太极拳,这让我在精进太极拳技术的路上动力十足。我的队友常常问我对他们太极拳动作的看法,我们经常在一起讨论如何改进和提高,特别开心。”     与队友和教练一起训练、因赛事差旅到海外比赛对罗梓畅来说,是很有意义且充满乐趣的愉快体验。他说,“有机会和一群热情洋溢、对武术充满热爱的队友一起到世界各地比赛,总是充满乐趣。和他们在一起时,旅途永远不会无聊,欢笑不断,各种共同话题,永远说不完。谁心情不好了,队友们随时会逗他开心,有了好事,大家也一起分享快乐。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武术朋友,我超级开心!”     罗梓畅今年33岁了,多个世界武术套路冠军金牌加身,带着丰富而美好的赛事体验和回忆,他退役了。他说,“离开专业武术运动员的生活特别难,毕竟自己已经习惯运动员生活了,一下从团队并肩作战比赛、为热爱的国家争取荣誉的日子抽离挺难的。但是,时候到了,不得不放手啊。既然如此,我便尝试用不同的方式,带着爱为马来西亚、为太极拳,为整个武术运动去奉献自己的力量!”   采访最后,罗梓畅表达了他对马来西亚“武术大家庭”,这个他待了13年的地方,表示感谢。他自豪地说,“在马来西亚武术总会、教练、官员、队友、朋友和家人的指导和支持下,马来西亚武术队十几年来在国际大赛中成绩突出、非常耀眼。这些是永生难忘的荣誉和自豪时刻!武术!你会一直在我的心里!”  

  2. 太极拳的灵魂选手,印度尼西亚的骄傲:郭利娟

      太极拳运动员郭利娟(Lindswell Kwok)一踏上赛场,便会散发出一种神奇的魔力。这位年轻的印度尼西亚武术运动员空灵而优雅,动作精准而富有技巧,活力四射,常常直击观众灵魂,她是世界级武术比赛领奖台上的常客,夺金无数。尽管如此,当她还是个孩子,刚开始习武时,却不太情愿习练太极拳,那时她绝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与她这一代最受欢迎的武术明星——李连杰在世界级舞台上同台。 “9岁的时候,我开始跟着哥哥伊万学习武术,”郭利娟回忆说,“当时我还没有真正爱上太极拳 ,相对而言更喜欢长拳 ,觉得长拳很酷。渐渐地,我开始喜欢它了,而且越练,就愈发喜欢它。特别感谢我的教练邱怡平(Supandi Kusuma)先生,他看好我,也是他让我成长为一名真正的运动员。为了不辜负教练,我在赛场内外一直努力拼搏。教练期盼我有一天能成为世界冠军,我便想向他证明我能做到,让他开心,为我骄傲。”       2006年,郭利娟代表印尼队参加了在马来西亚举行的首届世界青少年武术锦标赛,这是她首次参加世界级武术比赛,首次出征她就把银牌带回了家。自此,激发了她对更高目标的追求。两年后,她再次参加了在巴厘岛举行的武术世青赛。经过顽强拼搏,最终她取得了一金一银的好成绩。2009年,在第十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上,她以一金一铜的佳绩跻身于世界竞技太极拳前列。2011年,在土耳其安卡拉举行的第十一届武术世锦赛上,她以微弱的差距屈居中国选手之后,斩获银牌。     然而,成功并非时常眷顾着她。在仁川亚运会中,郭利娟仅拿到了第四名。“这次比赛,成绩落后了。希望在下届亚运会上能取得更好的成绩。”她说,“其实,我想夺牌,不仅仅是为了个人运动生涯的成就,更是为了祖国的荣誉。”   对于许多世界级高水平运动员来说,克服在赛场上的紧张以表现得自然,看似并非难事,而对郭利娟而言,这恰恰是最大的挑战。“当现场观众发出声响或躁动时,一开始我会胆怯紧张。渐渐地,我学会了化压力为动力,在现场表现得更好了。我告诉自己,做任何事情都有成功或失败的可能。比赛的时候,我不再去想夺金,而是尽力发挥到最好,告诉自己拳打得好才更重要。”     世界性体育竞赛总是关乎到国家荣誉。“当看到自己国家的国旗在领奖台上方冉冉升起,当全场的观众耳畔响起国歌,那令人振奋的荣誉感真是难以言表。当观察中国队、马来西亚队比赛时,我发现了自己的不足,从而比以前下更多苦功。因为我希望别人在提到世界太极拳冠军的时候也能想到‘印度尼西亚’。”最终,在第12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上,郭利娟成功让印尼国歌在武术世锦赛赛场上奏响。就在一周前,她还在圣彼得堡举行的世界武搏会上赢得了太极拳和太极剑金牌。     其实,在她得知自己夺金之前,就已经很有压力了,因为印尼赢得了第13届世界武术锦标赛的举办权,夺金之后,她便有了在家门口卫冕两个项目冠军的压力。第13届武术世锦赛开幕当天,在挤满观众的看台上,数十名媒体记者早早就等候在赛场边,父母家人、教练也都在等着看她的表现,太极拳是第一个比赛项目,特邀嘉宾国际武联形象大使李连杰也在观众席上,而且会为首金颁奖。这一切似乎让赛场空气都炙热了起来。     当郭利娟踏上赛场时,家人、朋友和粉丝都屏吸凝神:她真的能击败来自中国香港和马来西亚的明星太极拳运动员吗?轻灵圆活、柔中带刚,动作行云流水,她完成了比赛;但等待结果的几分钟似乎异常漫长。终于,记分屏幕上出结果了——第一名!赛场瞬间爆发出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郭利娟和她的太极拳点燃全场!     片刻之后,郭利娟溢满笑容,浑身散发着神采,站到了领奖台最高处,并从李连杰手里接过了第13届武术世锦赛首金。印度尼西亚国旗缓缓升起,看台上的人群一起唱着他们的国歌《伟大的印度尼西亚》,这是一个再欢腾不过的时刻了。郭利娟在接下来的太极剑比赛中再次卫冕,成功捍卫了其金牌宝座,这让全场氛围达到爆点!     卫冕后,郭利娟俨然成了印尼的英雄——粉丝们挤在一起纷纷请她签名,她终于能够放松并享受剩下的比赛了。在问起感觉如何,她回答道,“太好了!这是印度尼西亚的首金,而且我的队友当天也获得了金牌,我们太高兴了。世界武术锦标赛在印度尼西亚举办,对我们有非同一般的意义,从获得举办权那刻起就激励着我们。能有这样的机会,我们太幸运了。因为李连杰亲临赛事,他的很多粉丝都开始真正了解什么是武术,会对武术更感兴趣。我希望这为武术带来积极的能量。有李连杰先生为我颁奖,真是太荣幸了!”     郭利娟日益受国际认可的武术天赋,让她获得了国际武联伸出的橄榄枝——邀请她参加2014年南京青奥会体育实验室,展示和传授太极拳。体育实验室是四项运动的互动展示:武术、滑板、轮滑和攀岩。在那里,她见到了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并为巴赫等贵宾表演了太极拳。这不仅大大提升了国际武联的影响力,也提升了太极拳的知名度。   令郭利娟在武术赛场上表现得愈发出色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她哥哥、国际级武术裁判伊万一直以来的鼓励和陪伴。郭利娟继续挑战自己,2017年在东南亚运动会上赢得太极拳金牌,并于同年在喀山武术世锦赛上再次夺金。2018年亚运会在印尼雅加达举行,印尼总统佐科亲临现场观赛,为郭利娟加油助阵。在备受瞩目中,郭利娟把她的魔力带到了赛场上,再次在家门口将金牌收入囊中,并获得总统点赞。26岁的郭利娟兑现了她的诺言:在家门口的比赛中为自己的国家再次赢得一块金牌!     2018亚运会之后,郭利娟光荣退役。观众可能无法再在赛场上看到她打太极拳,但永远会记得她对太极拳的态度:不计输赢,为自己而战;沉浸其中,不断摸索提高,用灵魂去诠释每一个动作。  

  3. 意大利的骄傲,武术之星:米歇尔·佐丹奴

    在意大利南部,临近萨莱诺有个小镇巴罗尼西(Baronissi),从那里出生的米歇尔·佐丹奴(Michele Giordano)把自己的青春都奉献给了武术。小镇周围是风景优美的阿马尔菲海岸,夏季人们常常在海边踢足球。但佐丹奴却没有被海滩与足球吸引,他始终如一日地在体育馆里练武,每周六天,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父亲布鲁诺·佐丹诺教了40年的武术,将自己的大半生都贡献给了武术。佐丹奴追随父亲,走上了属于他自己的别样武术之路。   采访:米歇尔·佐丹奴在2017年喀山武术世锦赛   受父亲影响,踏上武术之路   “当你的父亲也是你的教练时,很难形容,有时不太容易,”米歇尔说,“当然对武术的热情与投入是共通的。受父亲影响,我爱上了武术运动。父亲为我觅得在中国训练的机会,让我能了解什么是真正的武术。而且在训练期间,他对我的鼓励让我浑身充满了干劲儿。”   在家乡巴罗尼西的武馆里,佐丹奴兄弟俩教武术套路、武术散打、健身和形体课。米歇尔每天和他的兄弟多梅尼科一起训练。他说,“我五岁就开始练武了。小时候总蹦蹦跳跳的,最初学武只是觉得好玩。父亲一辈子都在讲武授拳,也一直是我唯一的教练。”     “在意大利这里,”米歇尔说,“虽然与足球相比,武术是相对小众的运动,但是在意大利武术协会的带领下,武术在意大利越来越受欢迎,越来越多的年轻运动员开始习武。我们也有专门的教练团队在全国进行武术推广。”   米歇尔在武校教5-10岁的孩子。自2014年以来,他一直是国际裁判。 33岁时,米歇尔跻身为意大利国家武术队的高级会员。2002年,他16岁时,参加了在葡萄牙举行的欧洲武术锦标赛。2005年,19岁时,他迎来了自己的第一次世界性比赛——2005年越南世界武术锦标赛。2008年,米歇尔参加了北京奥运会武术比赛,并在南拳和南棍项目中获得第七名,这是意大利最值得骄傲的时刻之一。     “我们的国家武术队是一个非常好的团队,”米歇尔笑着说道。 “一年中,我们并不经常见面,但不论是套路运动员还是散打运动员,一到比赛,我们立马就形成凝聚力非常强的团队。能和弟弟一并在国家队里共赴比赛是非常棒的体验。从2008年以来,每到比赛,我们兄弟俩都是同住一个房间。”   难忘青奥会,”明星式“体验   参加武术赛事,不仅可以与自己队友,还可以同来自全球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运动员交流友谊,分享喜悦与快乐。当米歇尔被邀请参加2014年南京青奥会体育实验室时,他高兴坏了!“终于要和好久不见的武术朋友团聚了,相信还能结识很多新的朋友!”他笑着说,“经常比赛,让我和很多运动员都成了好朋友,比如俄罗斯的达利娅(Daria),乌克兰的欧勒克斯(Oleksii),我们是认识很久的朋友了。”他继续说道,“跟美国的运动员见面也很开心。青奥会时,我酒店房间对面住的就是贾斯汀(Justin Benedik)和马里奥(Mario Martinez)。而且在酒店,我们经常开着房门,这样就好像联通彼此,变成集体大房间,氛围一下就出来了,青奥会的那两周里,回到酒店我们就一起讲笑话,开心地分享彼此的生活。这让我的英语水平也提高不少!”     参加2014年南京青奥会体育实验室的所有运动员都发现那是次难忘的经历,对于米歇尔来说尤其如此。 “当第一次接到通知,要我参加体育实验室的时候,我答应了,”他说,“但我不知道在南京会发生什么。我真的没想到南京的经历会让我如此难忘。那感觉就像一场梦一样。正如我之前所说,在意大利,武术并不像足球一样受众那么多,但在中国,我感觉自己就像明星一样。每天都有不同的媒体安排采访,随时都可以得到志愿者的帮助,签名也签了几百张。很多人来参观我们的武术展演,向中国人展示西方人也擅长武术这项运动,让我非常自豪开心。那是我最美好的回忆之一。”     习惯了意大利阿马尔菲凉爽的海风吹拂,七月的南京,感觉有点热。“我们在阳光下大汗淋漓,”米歇尔笑着说,“但在那几周里,我们真是特别拼命地推广和展示武术运动的魅力。”我们知道有巴赫主席在,机会难得,也尽量留下好印象。在和巴赫主席合影后,现场的人拉着我们和其他三项体育运动的代表一起拍合影。巴赫主席还拿起我的南刀,让我教他正确的握法,那一刻我这辈子都难不掉。”     当笔者问及他在南京现场有没有尝试其他运动时,米歇尔笑着回忆道, “在南京,我试过攀岩,感觉还好,但是轮滑就不一样了,轮滑让我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协调。”   追求卓越,精彩的武术生涯   一上武术套路地毯,米歇尔立刻就化身为光环人物了,他完美诠释了集力量、爆发力与独特风格为一身的样子。 “我主攻南拳,一种南方拳种”,米歇尔解释道。 “从十岁开始,我就开始练南拳,当时是教练觉得南拳最适合我。我喜欢每个动作中都需要投入力量的感觉,还有那些跳跃。我最喜欢练南刀,因为当我动作很快的时候,可以同时感受到速度和力量。”     米歇尔这么长的武术比赛生涯对意大利来说是非常值得骄傲的。2013年在马来西亚举行的第12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中,他在参赛的三个小项南拳、南棍和南刀中分别获得第九名。那之后,他下定决心要在下届武术世锦赛上表现得更好。 “我想夺牌,”他说,“为此,我更加努力地去训练。虽然已经多次进入前十名,但我想做得更好。”2015年,米歇尔第六次参加武术世锦赛,他离自己的目标更近了一步。在南拳比赛中,他获得第8名,南棍夺得第7名,南刀获得第5名。由此,他赢得了代表意大利参加首届武术套路世界杯的资格。 “能够赢得首届武术套路世界杯的参赛资格,我非常高兴,尤其是三个小项全进!”他兴高采烈地说。 “这得益于赛前2个月在中国进行的集训,非常感谢成都的教练余波老师。”     在首次亮相的武术套路世界杯中,米歇尔确实闪亮全场。他在南刀比赛中获得第4名,南拳和南棍各斩获1枚铜牌。他说:“我从来没敢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在几个小时内,赢得了2块铜牌,而且是与世界顶级运动员竞争。比赛前,我知道在南拳中胜出很难,自己又是唯一一个亚洲以外的运动员,所以在世锦赛取得前8名,获得武术套路世界杯报名资格的时候,我给自己定的目标就是努力训练、坚持完成比赛,比赛放轻松,享受比赛过程就好。但这样的心态反而调动了我的状态,全程没有犯技术性错误,打完时,我不敢相信自己赢得了第3名。 “那场比赛一结束,我就接到了来自意大利的多个电话,我父母、朋友、熟识等等纷纷祝贺我。原来他们都在看直播,要知道比赛那会儿,意大利时间已经很晚了,这让我知道其实有很多人在默默支持着我。接着,在南棍比赛中再次获得铜牌后,我开始相信,自己确实是为祖国争光了,那一刻,我感到非常非常高兴。“   勇往直前,逐梦2019上海世锦赛   在首届武术套路世界杯之后,米歇尔继续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让众多观众为他充满爆发力的表现欢呼雀跃。2016年、2018年在欧洲武术锦标赛上,他连续夺金。2017年在喀山世界武术锦标赛中,南拳获得第10名,南棍获得第8名,南刀获得第6名,再次获得2018年缅甸仰光第二届武术套路世界杯的参赛资格。…

  4. 女神节特刊 | 披荆斩棘,贫寒中绽放荣光伊朗金牌散打姐妹花

    在散打世界里,伊朗姐妹安拉赫·曼苏里安和莎巴诺·曼苏里安非常出名,被人们亲切地称为 “伊朗金牌姐妹花”。   因为散打,这对姐妹花一路披荆斩棘,战胜贫寒、赢得职业地位、实现了财务自由,在伊朗大受推崇。一次次双双夺金,她们在贫寒中绽放荣光,蜕变为举国瞩目的明星国家队运动员,是伊朗拥有冠军梦想、勇于拼搏的女孩们的偶像。     结缘武术,含苞待放   伊朗姐妹花出身贫寒,家里有4个兄弟姐妹,偶与武术结缘,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一生,从贫寒家庭中走向国家队,走向世界,直至成为世界冠军,极富传奇色彩。挥洒汗水、经年累月的训练,在赛场所向披靡,伊朗姐妹花激励着无数年轻女孩,人们慢慢意识到,原来女孩同样热爱搏击,看散打比赛甚至比男孩们还激动。   伊朗武术协会是最早认识到培养顶尖女子散打运动员的价值的武术协会之一。女子散打国家队的成功让武术在伊朗成为焦点运动项目。随之而来的是武术运动在伊朗日益受欢迎,政府也愿意投入更多支持。     对于安拉赫和莎巴诺来说,散打冠军之路是她们走出贫寒、带着全家走向希望、走向美好生活之路。姐妹俩家里不富裕,在贫瘠地区租种农田。为摆脱这种境况,姐妹俩把希望寄予到运动中来,她们希望借此可找到带全家走出困境、迎来美好生活的希望。   姐姐莎巴诺最初对空手道很感兴趣,但很快便把注意力投向散打, 那是2004年。“我小时候喜欢打打闹闹,后来发现散打是释放自我的好途径。”莎巴诺说。     妹妹安拉赫比姐姐小6岁。深受散打吸引,她也想跟姐姐一起练。摆在她们眼前的问题是习武的钱从哪里来。家里东拼西凑才凑齐够姐姐一个人读武校的学费。然而这并没有成为她们蜕化为举世瞩目的散打金牌姐妹花的障碍。莎巴诺到武校学散打,每次回家便将所学教给妹妹安拉赫。或许是艰难的童年成长经历,或许是与生俱来的天赋,也或许是长时间铁打不动的刻苦训练,这对姐妹花很快就被伊朗武术协会注意到了。     崭露锋芒,荣光绽放   莎巴诺是家族里第一位武术毕业生,但安拉赫是神童。 2007年,安拉赫16岁时便赢得了进入青少年国家队的资格,代表国家参加在韩国举办的亚洲青少年锦标赛,并斩获银牌,这是她武术生涯的第一枚世界奖牌。 两年后,她在加拿大举行的第10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上再度斩获银牌。她发誓,下一场比赛一定带块金牌回来。仿佛命运也是青睐这个浑身散发着冲劲与魅力的女孩的, 2010年,第5届散打世界杯在中国重庆举行,她一举夺得金牌。然而,在接下来的土耳其世界武术锦标赛中,她遗憾摘铜。经此一战,埃拉赫并没有一蹶不振,而是加倍努力地训练。     两年后,在马来西亚举行的第十二届世界武术锦标赛上,安拉赫打进决赛,尽管颧骨被踢受伤严重,她还是咬紧牙关,坚持不弃赛,最终将金牌收入囊中,战胜了强劲的对手。她不仅赢得了比赛,更赢得了观众的心。“她真是个英雄阿!”当裁判举起这位英杰的手示意她获胜时,那受伤的脸上溢出灿烂的笑容。那动人心魄、苦与甜尽显的照片瞬间席卷了互联网,传遍世界各地。这个勇敢女孩的故事传遍大街小巷。那次伤痛,她花了六个月才恢复过来。     这些年来,几乎每场散打比赛莎巴诺都与妹妹一起,两姐妹就这样并肩作战,在两个不同重量级别间谱写着属于姐妹俩的神话。这一路也是莎巴诺的夺金之路,从2011年土耳其世界武术锦标赛斩获金牌开始,到2013年在马来西亚世锦赛中卫冕,再到2015年在雅加达世锦赛中再度成功卫冕。这一路姐姐莎巴诺遇到的最大挑战是在中国西安举行的第8届散打世界杯。那场卫冕战是她职业生涯中最艰难的一场比赛。     回顾姐妹俩的近况,她们在第9届亚洲武术锦标赛和第14届喀山世界武术锦标赛中双双斩获金牌,并于2018年在杭州举办的第9届散打世界杯上再次双双捍卫冠军宝座!回到伊朗家里,等着这俩出身贫寒的女孩的再也不是寒冷与困境,而是十足的安全感与荣誉。作为专业运动员,她们在国家体育局供职,工资稳定,而且每赢得一块金牌还能获得大笔奖金,这让曼苏里安姐妹俩实现经济独立,可以安心地在运动生涯中追寻更好的自己。     擂台之外,筑梦未来   姐姐莎巴诺幸福地嫁人了,现在住在伊朗伊斯法罕。 妹妹安拉赫开了一个健身和武术俱乐部。自姐姐出嫁后,安拉赫便以自己的收入,护全家人周全。在擂台之外,姐妹花每天坚持训练,给同样拥有世界冠军梦想的年轻女孩们做指导。事实上,她们还在训练她们的亲姐妹索赫拉。索赫拉以她们两个为榜样,已经在散打之路上初现锋芒,她在上一届亚锦赛中取得可喜成绩:一枚铜牌!     现在在伊朗,安拉赫和莎巴诺是十足的明星运动员,她们每次获得金牌都会受到国家体育新闻报道,每每世锦赛前夕,伊朗国家电视台还主动沟通赛事方进行直播。现在已经有三部讲述这对姐妹花故事的纪录片。最新一版叫做“从无到有”(Zero to Platform) ,在伊朗国际纪录片电影节中放映后,获得了最佳纪录片奖项,并成为伊朗历史上观看次数最多的纪录片。                …

国际武联全球合作伙伴

国际武联全球赞助商

国际武联全球供应商

受认证(合作)机构